追书书

25. 含入V通知(第1/2页)

天色大亮,侍女带着盥洗用具走进屋内,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先听见了一道轻微的嘘声。

楼珈轻手轻脚走下床:“沈姑娘这儿我来伺候便好,你自己忙去吧。”

侍女:“是。”

打发走侍女,楼珈用水沾湿手帕,而后坐在床沿,小心地一点一点为少女擦去脸上泪渍。

他的力道很轻,几缕发丝垂下,落出眸中细碎的温柔。

梦中的沈今朝将这双手当成了母亲的,于是愈发委屈,哭得愈发伤心,从小声的呜咽,渐渐转为大声地啼哭。

她无意识抓住“母亲”的手,努力贴紧“她”的手心,似是要将所有委屈都倾诉出来。

楼珈顿住。

少女的脸颊温热而柔软,她全然依赖着他,似受了伤的小猫,哽咽着寻求猫妈妈的安慰。

熟悉的悸动再次出现,他情不自禁软下眉头,流露出令自己都感到陌生的慈爱。

真见鬼,慈爱,这个词竟然会跟他扯上关系。

他楼珈是什么七老八十岁的老头老太太吗?

他想抽回手,但沈今朝抓得很紧。

自然,若是他想,依旧可以轻而易举抽离。

但偏偏,沈今朝轻微的力道,如同看不见的手铐,牢牢将他定在了原地。

沈今朝渐渐被自己的哭声吵醒,泪眼蒙眬间,恍惚看见楼珈的脸。

“楼珈?”

她一开口,声音哑得不像话,带着浓浓的哭腔。

沈今朝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又哭了,并且恍然间领悟,她在梦中抓住的娘亲,其实是楼珈。

楼珈见她松手,没说什么,轻轻嗯了声算作回应,重新净过手帕后,再次温柔而细致地帮她擦去新流下的眼泪。

沈今朝尤似在梦里,大脑有些迟钝,愣愣地眨巴眨巴眼睛,任由楼珈动作。

人一醒,便不再簌簌落泪,这次很快便擦干净了。

沈今朝:“谢谢你。”

楼珈看了看她仍旧泛红的眼圈,难得没说什么骚话,只是招手让沈今朝坐好。

他梳发的力道也很轻,骨节分明的手指穿插在她乌黑柔顺的长发中,温和又认真。

这不是楼珈第一次帮她梳发,但以往他只执着于复杂华丽的发髻,并不像如今这般,似乎只在乎有没有弄疼她。

沈今朝觉得自己许是因为刚刚的梦,产生了错觉。

她竟然从楼珈身上体会到了娘亲般的温柔。

“殿下怎么一直盯着我?”

沈今朝回神:“抱歉,我刚刚走神了。”

楼珈为她插上粉色蝴蝶步摇:“殿下在想什么?”

他今日挽的发髻十分简约,也并不执着于耀眼夺目的珠宝,别有少女的清新自然。

沈今朝犹豫了下,还是如实道:“我在想娘亲。”

她以为自己又会受到楼珈的嘲讽,比如什么娇气呀,幼稚呀,这么大了还一直想母亲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全民转职:让你当死灵法师,没让你当肝帝向着神之子冲锋我靠算卦成为黑方顾问[崩铁+原神]剑首传奇,但是在提瓦特人狼村马甲拯救世界小仓鼠今天有猫了吗HP黑暗蔓延航海:我老爹是四皇巴基今夜蝉鸣短线搏杀漫画角色编辑剧情中[刀剑乱舞]扒一扒那个不会说话的三条家大哥九阳医神白川少年认为打排球的狐狸惹不起小哑巴虫母今天捡到的是哪个松田阵平?羽化诛仙投行男女(原名我们住在一起)阴阳酒店,爆红三界六年后,大小姐带着系统杀回来了在综漫世界碰瓷的那些年临安有酒家花滑的我今天也在和男友一起fighting!医修她相生亦相死现代修真记事窥温逃婚四次修罗场遍地了雪境不死国(西幻)站哥总拍到意外现场住在幸福大街带怪物崽崽上娃综,爆红了!昭华乱他是不是喜欢我?明月出天山[八零]永恒之王速成俄语小寄巧:跟着陀思学报一丝红到你了![韩娱]在九零年代抽卡赚钱梦想花园 [古穿今]我当哈利教母的那些年